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中宣部11日在江西于都、瑞金和福建長汀、寧化舉行“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啟動儀式。

 資  訊 

紅軍傳單,用生命守護(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8-28 15:29

“紅軍是工人農民的軍隊,紅軍是蘇維埃政府指揮的軍隊,紅軍是共產黨人領導的軍隊……紅軍與窮人關系特別親……”這是1934年紅軍印發的《什么是紅軍》傳單上的內容。一張紅紙上,476個字清晰可辨。每每讀起,李登科都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

李登科是湖北省十堰市鄖西縣的農民,他的爺爺李玉才是一位老紅軍。“奶奶經常給我講,所以我記在心里面。當年紅25軍來我們這發展紅色政權,爺爺知道紅軍是為窮人翻身的,堅決參加了紅軍。”李登科告訴記者,爺爺腦筋比較靈活,表現突出,三四個月后就被任命為特務班副班長。

1935年,李玉才回家的時候,遭到地方反動民團的抓捕。他將縫到衣服里的紅軍傳單撕下來交給妻子劉立英,反復交代她:“紅軍是給窮人打天下的,你要相信紅軍。”“你要拿生命擔保,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要保護好它。”

劉立英雖不識字,不知道傳單上寫的什么,但她知道紅軍是好人,這是紅軍發的傳單,便決心將它保存下去。“小時候我見過奶奶身上的傷疤,多少次拷打和審問,她都沒承認過。”李登科說。

在白色恐怖的歲月里,在國民黨反動軍隊和地方反動武裝的反復搜查中,劉立英將這張傳單夾在家譜里,藏到房檐上,嚴密保存,即使經受嚴刑拷打也沒交出來。如今,李登科家里保留著一張原比例的紅軍傳單復制件,這是他家的傳家之寶;傳單原件則保存在鄖西縣檔案館,成了縣里的寶貝。

鄖西,地處鄂豫陜交界處,南臨漢江天險,北靠秦嶺山脈。原鄖西縣史志辦主任李仁喜告訴記者:紅25軍離開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后,來此時力量薄弱,先召開了鄖西會議,做出了建立新的根據地、迅速擴大紅軍等決定,隨后又召開了萬人參加的軍民大會,說明紅25軍為什么到此來、紅軍是怎樣的軍隊等,許多人當天就參加了紅軍。

據統計,鄖西縣2409名烈士中,半數以上是在保護紅軍、支援紅軍中犧牲的。正是有了當地窮苦百姓的支持,紅25軍在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充實了力量,來時部隊2500余人,只用7個月的時間,就發展到包括地方游擊師、抗捐軍在內的6000多人。

鄖西縣關防鄉二天門村前村支書賈開化說:當時二天門村78戶有76人參軍,最多的一家五口全部參軍。“當年紅25軍來時,沒到老百姓房子里去,大家知道紅軍是文明的軍隊,是窮人自己的軍隊。”

紅軍是窮人自己的軍隊,這句話也一直在鄖西縣村民丁祥根的嘴邊重復。丁祥根的爺爺丁敬禮就是在軍民大會當天參加了紅軍組織的“抗捐隊”,后成為地方游擊隊的骨干成員,最終卻犧牲在反動民團手中。丁敬禮讀過書,曾任過鎮蘇維埃政府的宣傳委員,紅軍發布的政策和主張,他看在眼里記在心上,便自己編了一首歌,走村串戶地唱給大家聽。

“打富救貧,打富救貧,我們有了自己的土地自己能享受,吃得飽穿得暖,紅軍是窮人自己的軍隊……”如今,丁祥根仍然記著幾句歌詞,他這樣唱道。

長征,密切聯系群眾的生動實踐

即時 | 2019-08-24 17:59

在漫漫長征中,紅軍將士同敵人進行了600余次戰役戰斗,跨越近百條江河,攀越40余座高山險峰,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余座,穿越了被稱為“死亡陷阱”的茫茫草地,用頑強意志征服了人類生存極限,創造了氣吞山河的人間奇跡。

紅軍長征的奇跡,是理想信念和革命英雄主義支撐下的奇跡,更是密切聯系群眾的生動實踐。

軍民魚水情

一部紅軍長征史,就是一部反映軍民魚水情深的歷史。

“要老公兄弟都去參加紅軍呀!”在福建省寧化縣革命紀念館,當時的黨中央機關報《紅色中華》記載了紅軍長征前,寧化人民為紅軍籌集糧食、錢款和被裝等工作。

“紅軍絕對保護回家工農群眾利益。”云南尋甸縣柯渡鎮一座清真寺里,至今完好保存著紅軍當年留下的宣傳標語,記錄了紅軍尊重各民族風俗習慣,深得各民族群眾擁護的歷史。

1934年11月,湖南省汝城縣沙洲村,3名女紅軍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臨走時,把自己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給老人留下了。老人說,什么是共產黨?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在長征史中,紅軍與人民群眾魚水情深的感人故事有很多很多。可以說,正是人民群眾支持著中國工農紅軍,踏下每一個有力的步伐。

“為什么寧化群眾如此堅定地跟黨走、支援紅軍?因為黨和紅軍是為人民群眾謀幸福的。”寧化縣革命紀念館原館長陳端說,紅軍來寧化建立蘇維埃政權以后,打土豪分田地,群眾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當時只要家里有人參加紅軍,蘇區政府就頒發紅軍家屬優待證,紅軍家屬家里面的田地也會有人代耕代收。就這樣,群眾切實感受到黨和紅軍是為老百姓謀福利的,是群眾自己的隊伍。

人民是靠山

紅軍打勝仗,人民是靠山。

“中國工農紅軍,解放弱小民族;一切彝漢平民,都是兄弟骨肉。”“設立彝人政府,彝族管理彝族;真正平等自由,再不受人欺辱。”這些宣傳口號,是紅軍以朱德總司令名義發布的《中國工農紅軍布告》的部分內容。

1935年5月19日,中革軍委派遣紅軍先遣隊通過四川涼山彝族聚居區,由瀘沽前往大渡河。由于歷史原因以及國民黨四川軍閥對彝族群眾的剝削壓迫,當地彝族和漢族之間嚴重對立。在紅軍不斷的宣傳解釋下,果基家支的頭人小葉丹愿意與紅軍進行交談,紅軍表達出劉伯承希望與彝族首領結為兄弟的意愿后,小葉丹十分高興,這才有了著名的彝海結盟。

歃血結盟后,在小葉丹等的護送下,紅軍順利通過彝區,向大渡河疾進,為粉碎蔣介石圍殲紅軍于大渡河以南的企圖贏得了寶貴時間。

再將書頁翻至江西于都。

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紅軍8萬余人在江西省于都縣集結,準備進行戰略轉移。

那時一個棘手的問題擺在面前:于都河寬有600多米、水深1~3米,河上沒有橋,大部隊要過河必須架設浮橋,而架設浮橋需要大量板材,怎么辦?

于都人民心向紅軍,把家中可用的板材都捐獻了出來。門板、床板、店鋪板,只要架橋用得上,就沒有人會留下一塊,有的老百姓甚至把正在掛果的瓜棚都給拆了。當年一位70多歲的曾大爺,將家中所有的門板、木材捐獻之后,硬是把自己準備了多年的壽材都送到了架橋工地。

在人民群眾的鼎力支持下,中央紅軍順利渡過于都河。

永遠一家人

“睡覺做夢想紅軍,紅軍個個笑盈盈。親親熱熱叫老板,和我就像一家人。”這首歌謠《想紅軍》,傳唱的是云南祿勸人民對紅軍的懷念之情。

紅軍和人民群眾永遠是一家人。

在紅軍長征經過祿勸翠華村時,當年才8歲、家庭貧困的王劉氏遇到了一位紅軍首長,首長還送給她一件棉襖。王劉氏一直悉心保管著這件棉襖,此后常給子女講起這段難以忘懷的往事。

中央紅軍主力長征后,在項英、陳毅的帶領下,留守蘇區的紅軍隊伍堅持游擊斗爭,掩護和保證主力紅軍的戰略轉移。有一天,游擊隊沒收了當地土豪的一頭牛。項英知道后,及時指示:“你們了解一下,看附近群眾耕田缺不缺牛,如果缺,就把牛送給群眾。”游擊隊到駐地附近了解情況后,向項英、陳毅反映,目前群眾不缺牛,建議把這頭牛殺掉,改善一下生活。陳毅表示:“牛可以殺,但要有福大家享,游擊隊吃一半,群眾吃一半。”就這樣,附近的老百姓家家戶戶都吃上了牛肉。

1935年4月,中央軍委縱隊進入云南尋甸。一些紅軍戰士不懂少數民族宗教習慣,看到村里的清真寺比較寬敞,就在里面生火、做飯。發現這一錯誤后,朱德總司令親自向當地群眾道歉,并且安排宣傳員用紫紅土在墻上寫下宣傳黨的民族政策的大幅標語。紅軍離開村子時,有一匹軍馬懷孕了,清真寺阿訇金光明想將自家的騾子送給紅軍,而紅軍將這匹懷孕的軍馬留給了金光明,換了他家的騾子。

無疑,長征是一次密切聯系群眾的生動實踐。同人民風雨同舟、血脈相通、生死與共,是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取得長征勝利的根本保證,也是我們今天走好新的長征路,戰勝一切困難和風險的根本保證。

紅軍三過單家集:回漢一家親

即時 | 2019-08-11 14:33

央視網消息:8月10日,再走長征路第61天。

單家集位于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西吉縣的興隆鎮,地處寧夏、甘肅的交界地帶,1935年5月到1936年10月,中國工農紅軍曾三次路過并駐扎在這里,以單家集南部為中心開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動。

1935年8月15號,為策應主力紅軍的北上行動,紅25軍從甘肅進入西吉縣,這是進入六盤山少數民族地區的第一支紅軍隊伍。雖然紅軍只在這里駐軍5天,但為了尊重當地回族群眾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紅軍對全體指戰員進行了民族政策教育,公布了“三大禁令、四項注意”,做到了秋毫無犯,贏得了廣大回族群眾的信任和贊揚,被稱為“仁義之師”。

將臺堡紅軍長征會師紀念園講解員唐睿楠:紅25軍在到達單家集這一帶時,積極與回族群眾搞好關系,尊重回族的宗教信仰,軍長程子華為了答謝當地群眾的支持,手書了“回漢兄弟親如一家”的錦旗送到了清真寺,當時還牽著六只大肥羊,拿著六個銀元寶一同送到了清真寺。

同年10月5號,毛澤東、張聞天等中共中央領導人率領中央紅軍分左右兩路進入西吉縣。傍晚,紅軍部隊到達單家集后,馬上受到廣大回族群眾的盛情款待。當天晚上,毛澤東就住宿在單家集南頭清真寺北側一位回族農民的家里。

將臺堡紅軍長征會師紀念園講解員唐睿楠:毛主席同阿訇馬德海就在炕上促膝長談,主席向阿訇馬德海介紹了黨的宗旨和紅軍北上抗日的一些主張,阿訇馬德海則是拿出古蘭經向主席介紹了回族的一些風俗習慣。

1936年10月,西征途中的西方野戰軍所屬紅一軍團再次進駐單家集,駐軍40多天。為了救助貧民、阻擊敵人,擴大紅軍影響,在紅軍的幫助下,單家集成立了回民政府。

80多年過去了,我們依然可以看到紅軍三過單家集留下的歷史印記。

在將臺堡紅軍長征會師紀念園的紀念館里,紅軍教回族群眾制作粉條的油畫吸引了許多觀眾駐足觀看。

80多年前,紅25軍途經寧夏西吉縣興隆鎮。當時紅軍隊伍中的一些傷員借住在老百姓家里養傷。因為這些紅軍戰士都是南方人,看到當地盛產馬鈴薯,但老百姓只能通過蒸、煮等簡單的辦法食用,所以紅軍就開始手把手教當地的群眾制作粉條。

將臺堡紅軍長征會師紀念園講解員唐睿楠:紅25軍在路過單家集一帶時,把制作粉條的技術教給了當地群眾,當地群眾稱贊紅軍是仁義之師,把這做出來的粉條稱為“紅軍粉”,現在也是我們當地的一大支柱產業之一,也被稱為“紅粉”。

“紅軍粉”既是紅軍和回族群眾魚水深情的見證,同時也為當地群眾脫貧致富埋下了種子。

80多年后的今天,西吉縣群眾不斷傳承、改良紅軍傳授的粉條制作技術,發展制粉產業。粉絲、粉條、淀粉加工被稱為“三粉產業”。僅興隆鎮一地,去年的“三粉”產量就超過一萬噸。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王言:從單家集南頭的陜義堂清真寺出來,跨過葫蘆河,走上四里地,我們就到了興隆鎮王河村。這個村子里好幾戶村民家中都住過當年在這里養傷的紅軍傷病員。走進村中,我們看到很多村民還沿用著當年紅軍傳授的“紅軍粉”,也就是土豆粉的制作技術,當然今天有了更加現代化的包裝,還有烘干冷凍等等的技術和工藝,但是村民說,他們依然堅持用手工和面,因為那樣制作出來的土豆粉口感更加筋道。“紅軍粉”不僅是當地村民好幾代人的口糧,更是他們祖輩致富的支柱產業。

寧夏固原市西吉縣興隆鎮王河村村民馬正龍:我們靠做“紅軍粉”發家致富,掙錢蓋的房子,沒有“紅軍粉”就沒有今天這么好的日子。

記者:咱家做“紅軍粉”做了多長時間了。

寧夏固原市西吉縣興隆鎮王河村村民馬正龍:做了幾代人,從太爺爺、爺爺、父親到我已經就是四代人了。我爺爺和我爸說,做“紅軍粉”要踏踏實實,不能偷工減料,讓更多的人知道“紅軍粉”的故事,讓更多的人吃上“紅軍粉”。

80多年前,紅軍三過單家集。這支抱有堅定革命理想的隊伍與回族人民建立了血肉聯系,80多年后,曾經的一座座黃土山已經披上了綠裝,固原地區將在2020年全部實現脫貧。為當地人民謀幸福——當年紅軍為人民打江山的初心,永放光芒。

雪地講話鼓舞斗志(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8-10 10:23

“爺爺告訴俺,他心里一直記著毛主席在雪地里給紅軍講話的情景,直到去世。”今年83歲的賈生貴老人對記者說。賈生貴是陜西省甘泉縣象鼻子灣村村民,從爺爺賈有旺到他這一輩,三代人一直生活在這個陜北小村莊里。

象鼻子灣村的名字取自它背靠的大山,從特定角度看,山的形狀酷似大象的鼻子,村子因此得名。

那個時候的象鼻子灣村,是一個藏在大山中少人問津的小村落,村里只有七八戶人家。1935年11月初,安靜的村子忽然熱鬧起來。

“爺爺跟我說,一支身穿灰色軍裝的隊伍來到我們村駐扎休整,他們的帽子上都有紅色的五角星。”賈生貴說,“爺爺說部隊在村口的大樹前開了一個會,一位湖南口音的領導站在土臺上給大家講話。俺爺爺沒上過學,聽不懂說了些啥。只記得當時的雪好大,特別冷,很多紅軍戰士衣衫單薄,有的戰士褲腿上的布都是一條一條的,根本遮不住寒,但他們腰板都挺得很直,眼睛里放著光。”

當時和村民一起旁聽的賈有旺并不知道,他眼前的這支部隊,是剛剛走過了艱苦卓絕長征路的中國工農紅軍;給戰士講話的,就是毛澤東。

“毛主席的講話對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進行了總結,闡述了它的偉大意義。”甘泉縣黨史辦原主任史云樓介紹說,“毛主席在講話中要求全黨加強團結,共同完成中國革命的偉大使命,開創中國革命新局面。”

“堅持向前走,不能掉隊”(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即時 | 2019-08-07 16:19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在陜西延安八一敬老院,91歲的梁克興唱起了這首經典歌曲,將人們帶回那段革命歲月。途經11個省區,行走兩萬五千里,各路紅軍主力陸續匯聚延安。

老紅軍劉天佑也曾在八一敬老院生活。劉天佑出生于1916年,2009年逝世,是經歷長征的老紅軍。回憶起外婆劉天佑,雷勇有講不完的故事。“外婆是四川巴中人,小時候家里很窮,給人家當傭人。一次趕集途中,她遇到了紅軍宣傳隊,當時就報名參加了紅軍。”雷勇說,“后來還是紅軍的首長給外婆取名劉天佑。”

1933年10月,劉天佑參加紅四方面軍從事宣傳工作。1935年8月隨部隊長征,翻越雪山,兩次過草地。1936年9月到達甘肅會寧,在部隊醫院做醫務工作。劉天佑曾給雷勇講過長征的故事,她說:“爬雪山,過沼澤,大家只有一個信念:堅持向前走,不能掉隊。能堅持下來,靠的就是這樣一種精神和信念。”

這種精神和信念,影響著劉天佑的一生。2008年7月2日,北京奧運會圣火在延安傳遞,92歲的劉天佑在延安傳遞第一棒。“接過火炬,外婆執意不坐輪椅,自己小跑了50多米。”雷勇回憶。

“任何時候都不能給組織添麻煩。”這是劉天佑經常說的話。雷勇說,每次見外婆,她都叮囑自己要踏實工作。

延安八一敬老院副院長張柏亞介紹,敬老院的老人們常結合自身經歷現身說法,向來訪者進行紅色教育。這里不僅是老紅軍、老復員軍人的家園,更是弘揚延安精神和革命傳統教育的重要基地。

“紅軍走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

即時 | 2019-08-03 10:09

“紅軍走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盛夏時節,行走大別山區,寬闊的公路兩旁山巒青翠,草木蔥蘢。遠遠望見一座祠堂式的建筑,這便是紅二十五軍軍部舊址(上圖。本報記者范昊天攝)。

軍部舊址位于湖北紅安縣七里坪鎮,這里曾是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中心,中國工農紅軍三大主力部隊之一的紅四方面軍就在這里成立。1932年10月,第四次反“圍剿”失利后,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鄂豫皖蘇區。不久,留在當地的紅軍組建紅二十五軍,軍部機關設在七里坪鎮許葛樓村閔氏祠堂內。

“國民黨軍派重兵對留在蘇區的紅軍進行殘酷‘清剿’。面對數量、裝備均占絕對優勢的敵人,紅二十五軍留在根據地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紅安縣檔案館館長辛向陽說,1934年11月,紅二十五軍開始了長征。

在這支近3000人的隊伍中有7名女戰士,她們是紅軍醫院的護士周東屏、戴覺敏、余國清、田喜蘭、曾紀蘭、張桂香、曹宗楷。接到抽調命令后,戴覺敏連夜翻山越嶺趕到軍部報到,參加長征。

戴覺敏的侄孫、紅安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光榮院工會主席戴福強介紹:“出發后的第三天,部隊快過平漢鐵路時,前有阻敵,后有追兵。擔心女同志隨部隊行動不方便,部隊決定給每位女同志發8塊大洋,作為留在蘇區隱蔽活動的費用。”

“我們是來參加革命的!”“紅軍走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得知要被留下,7名女戰士情緒激動,都表示要跟隨部隊。最終,部隊同意帶上她們一起繼續前進。

部隊轉移時,每天急行軍八九十里是常有的事。夜間行軍,伸手不見五指。她們將裹腿解下,連成長帶子,大家抓著帶子的結扣,摸索著前進。在炮火紛飛的戰場上,她們穿梭奔跑,救下許多紅軍傷員。配給她們馱行李的小馬,也都用來馱傷員。部隊每打下一座縣城,她們是最活躍的宣傳員,動員群眾參加紅軍,努力籌集糧食藥品……

看到身邊的女同志都如此頑強,全軍上下斗志更加昂揚,作戰更加勇猛。歷時10個月,轉戰萬余里,1935年9月,紅二十五軍抵達陜北延川縣永坪鎮,同陜甘紅軍勝利會師,成為長征到達陜北的第一支紅軍。

“紅軍樹”下憶初心、守初心

即時 | 2019-08-03 10:08

新華社武漢8月2日電 題:“紅軍樹”下憶初心、守初心

新華社記者侯文坤、張金娟

俯瞰位于湖北省石首市的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8月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北枕長江,東望洞庭,湖北省石首市東部綿延的桃花山深處,三棵蔥翠的“紅軍樹”一字排開,“軍姿”挺拔,矗立在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這是矗立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的三棵“紅軍樹”(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攝

慢慢走近,伸手輕輕觸摸粗壯的樹干,或深或淺的凹痕,似是訴說那一段崢嶸歲月。

“這是當年紅軍刻標語留下的,雖然看不清了,但當年刻在樹上的標語也刻進了當地人的心里,‘打土豪、分田地’‘中國工農紅軍萬歲’……”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一邊用手指在樹上的凹痕間慢慢挪動,一邊將過往娓娓道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在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的“紅軍樹”前講述“紅軍樹”的故事(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劉克樹已經看護“紅軍樹”31年。他的父親劉道明是原桃花山蘇維埃政府主席,他小時候便常常聽父親講發生在樹下的故事。1928年,湘鄂西(湘西北)特委負責人周逸群來到桃花山,便在這幾棵樹下開展革命活動。赤衛隊員用石灰、油漆等在樹上刷寫了多幅革命標語,向老百姓宣傳革命主張。

1930年10月,鄧中夏、賀龍率紅二軍團南征,駐軍調關。一天,賀龍來到桃花山檢查擴紅工作。當時,赤衛隊員正在進行集中訓練,山崗上紅旗招展,口號聲聲。賀龍信步走到山崗上一排濃蔭遮天的樹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高興地說:“這幾棵樹也是革命的功臣啊!我們在樹上刻寫過宣傳標語,在樹下宿過營,現在又在這里擴紅練兵,我看就叫它們‘紅軍樹’吧!”

于是,這幾棵“紅軍樹”的大名就在湘鄂西蘇區傳開了。

“樹上的凹痕,見證了革命環境的艱苦、先烈們堅定的理想信念和堅強的革命意志。”原石首市黨史辦主任蔡國松說,1930年前后,國民黨重兵多次“圍剿”桃花山蘇區。在“血洗東山,見樹砍三刀”的叫囂下,國民黨清鄉隊、還鄉團殺害老區人民,并銷毀一切革命物證和痕跡。當地老百姓沒有退縮,為救“紅軍樹”,他們用泥灰將“紅軍樹”上的標語抹平,再用刀雕刻出樹皮的裂紋,迷惑敵人,留住了“紅軍樹”,也留住了頑強不屈的革命意志和勇于犧牲的革命精神。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石首人口不到20萬,先后參加紅軍的就有3萬多人,堪稱壯舉。”蔡國松說,在石首成立的中國紅軍獨立第一師、紅六軍、湘鄂西警衛師、十三團、新六軍等部隊,先后編入紅二軍團。紅二軍團南征時,石首兒女又踴躍報名參軍,呈現父送子、妻送夫、父子同參軍的動人場面。石首的紅軍戰士,作為紅六軍、新六軍的主力,隨紅二軍團進行了七千里戰略大轉移和二萬五千里長征。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右三)在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的“紅軍樹”前向他的孫輩講述“紅軍樹”的故事(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攝

“父親每次戰斗前都要經過‘紅軍樹’下,他和樹的感情很深。”劉克樹說,后來父親便一直守著這幾棵樹,給來往的人講紅軍的故事。1988年劉道明去世后,劉克樹辭去桃花山鎮石華堰福利院院長的工作,接替父親接續守護“紅軍樹”。“父親告訴我,賀龍說過,要保護好這些‘紅軍樹’,以后讓娃娃知道這里發生的紅軍故事。”

劉克樹說,“紅軍樹”是革命的見證,一批批紅軍戰士從這里出發,前赴后繼干革命。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67歲的守樹人劉克樹在照看、檢查“紅軍樹”(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如父輩一樣,劉克樹現在也堅守著一個信念,就是將“紅軍樹”守護到底,“我守的不僅僅是樹,更是石首兒女的紅色精神家園,讓紅色傳統代代相傳。”

31年來,劉克樹每晚就在紀念園門房過夜。早上一起床,他就來到樹下,看看樹有沒有什么變化,澆水、除蟲,隔一段時間就理一理樹邊雜草,“看著它們我才安心。”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游客在桃花山紅軍樹革命烈士紀念園參觀(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劉克樹說,最初這里只有一個簡陋的木制紅軍樹亭,來訪的人很少。如今,路通了、環境好了,涼亭變紀念園……這個不起眼的偏遠小山村,游客絡繹不絕。很多革命的后代不遠萬里,來到樹下駐足、凝望,瞻仰先烈。

鑒往知來,守初心。“紅軍樹”越來越茂盛,樹下的生活越來越好,但初心不曾改變,革命的紅色基因依然在老區人民身上傳承。(參與采寫:王作葵、張鐸)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鄂豫陜根據地:大家一家 軍民一心

即時 | 2019-08-02 17:24

8月1號,再走長征路第52天。湖北鄖西。

鄂豫陜革命根據地是紅二十五軍長征中建立的根據地。鄖西縣地處鄂陜交界,紅二十五軍在這里建立了第一批區、鄉蘇維埃政權。

十堰市鄖西縣湖北口回族鄉,一幢土坯老屋靜靜屹立,黑瓦黃墻。據當地黨史專家介紹,1935年2月19日鄂豫陜省委在這里召開了第20次常委會議,再次提出“大量的擴大紅軍,建立地方武裝,建立蘇維埃政權”的戰略目標。

原鄖西縣史志辦主任李仁喜:鄖西會議在紅二十五軍的發展史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會議,紅二十五軍從鄂豫皖地區出發的時候是2900多人,到我們這地方只有是2500多人,力量削弱,因此紅二十五軍需要發展壯大。

這次會議,明確部隊放棄入川,就地創建根據地的目標。這一決策為紅二十五軍在陜南積蓄力量,北上接應中央紅軍創造了條件。

為了擴大部隊,紅二十五軍一邊堅持軍事斗爭,一邊放手發動群眾,宣傳工作有聲有色。在印發《什么是紅軍》傳單之后,又刻印了《關于商業政策問題》、《民族政策》、《告國民黨士兵書》等布告。其中在《告國民黨士兵書》發布后不久,國民黨陜軍警備第一旅的一個連就投誠參加了紅軍。

央視記者黃峰:在鄖西縣的多個鄉鎮,至今都還可以見到像我身后這樣,寫在房子上的紅軍標語,通過團結農民、發展農民,擴大了隊伍。就我目前所在的鄖西縣關防鄉,有一個二天門村,村里的老人告訴我們,當年全村一共有78戶,有76人參加了紅軍。

在關防鄉二天門村,被當地人記住的,不僅有寫在民房上的紅軍標語,還有一段感人故事。1935年,村民丁敬禮為了反抗地主的壓迫,參加了紅軍組織的“抗捐隊”,因為他讀過書,就擔任了宣傳委員。紅軍發布的政策和主張,讓他看在眼里記在心上。

為了把紅軍的主張告訴更多貧苦百姓,丁敬禮自編紅軍歌謠,走村串戶地唱給大家,其中唱的最多的就是“打富救貧”。這傳到了反動民團的耳中,他便成了眼中釘。1935年7月,紅軍大部隊北上后,他不幸被俘。

打富救貧,為的是窮苦人,幫的是老百姓。而為了封鎖紅軍宣傳的主張,反動民團對丁敬禮進行了非人的摧殘,而直到犧牲那一刻,他也沒有改變自己的信念。

大家一家,軍民一心,歷經生死,不改初心。據統計,鄖西縣的2409名革命烈士中,半數以上是在保護紅軍,支援紅軍中犧牲。正是有了當地窮苦百姓的支持,紅二十五軍在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充實了力量,來時部隊2500余人,只用7個月的時間,就發展到包括地方游擊師、抗捐軍在內的6000多人。

當年,從湖北口回族鄉追隨紅軍長征的青年丁起鴻,就是為了窮苦人能過上好日子。后來他歷經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為了能讓后人記住那段歷史,丁起鴻給幾個孩子都起了特別的名字。

老紅軍丁起鴻的兒子 鄖西縣公安局土門派出所民警丁愛軍:我父親給我們弟兄三個起的名字,老大叫愛民,老二叫愛國,我叫愛軍,就是說把紅軍的這種精神永遠刻在我們的名字上,希望我們把紅軍的精神發揚光大。

正如毛澤東同志說的——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在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紅二十五軍播撒了革命的火種,也贏得了百姓的信任。廣泛宣傳紅軍的主張和政策,不僅為部隊增加了戰斗力,也為長征走向勝利吹響了號角。

“紅軍是工農自己的軍隊”

即時 | 2019-07-21 14:53

“紅軍是工農自己的軍隊”(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本報記者 李茂穎

“紅軍絕對保護回家工農群眾利益”。在云南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柯渡鎮回輝村禮拜寺的石灰墻上,一條長10米、寬0.5米,用紫紅土寫成的大幅標語,無聲地講述著歷史的故事。

1935年4月30日,中央紅軍進駐尋甸柯渡,總部就設在了柯渡村里的四合院,還有部分紅軍住在清真寺里。當時寺里的掌教金阿訇熱情接待了紅軍。兩位紅軍干部還到金阿訇家里交談、吃飯,了解當地生產生活風俗。

為了宣傳黨的政治綱領、發動群眾,紅軍在村里積極開展口頭宣傳和張貼標語,寫滿了整個壩子。“紅軍絕對不拉夫!”“紅軍是工農自己的軍隊!”“建立工農自己的蘇維埃政權!”一條條標語成為紅軍進行社會動員的生動寫照。

歷經84年,很多標語已經難尋蹤跡,而“紅軍絕對保護回家工農群眾利益”這條標語卻完好地保存下來,這珍貴的歷史遺存背后流傳著一段動人的佳話。

當時,一個紅軍戰士因為不了解當地習俗,差點與村里百姓發生沖突。朱德總司令了解情況后,帶著紅軍戰士親自到清真寺的金阿訇處賠禮道歉,并宣傳紅軍的政治主張和黨的民族政策,讓人寫下了這條14個字的大標語。

金阿訇的后人金榮才回憶道,在他四五歲的時候,就聽爺爺講當年紅軍長征路過尋甸的事情。紅軍走后,國民黨反動派四處搜捕紅軍留下的傷病員,強迫百姓鏟除紅軍標語。“爺爺和村民一起砍來厚厚的燒柴,堆在標語前,才躲過了敵人的搜尋。這也是紅軍和我們回族人民心連心的見證。”

紅軍在柯渡停留的時間雖短,卻給當地群眾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群眾紛紛給紅軍送柴、送菜、送雞蛋,有老大媽連夜給紅軍打草鞋,有村民提出為紅軍帶路,還有回族青年主動要求加入紅軍。12名有志的回族青年被編成回民班。

過去的柯渡鎮上,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一位叫畢發斗的老人,這位老人就是當年回民班中的一員。長征路上,回民班戰斗英勇頑強。到夾金山時,畢發斗因后腦勺中彈無法前行,留在當地老鄉家養傷,傷好后沒能趕上大部隊,歷經艱險又回到了老家。除畢發斗外,其他一路并肩作戰的回族兄弟都犧牲在了長征路上。畢發斗去世前一直為群眾義務講解紅軍長征的故事,臨終時,他還叮囑后人,墳頭一定要朝著紅軍來時的方向。

“爺爺一直說,參加紅軍是他一生最光榮的事。”畢發斗的孫子畢發剛說,“我母親和姐姐都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紅色基因在我們身上一直流傳。”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紅軍巧渡金沙江 鐵流后衛筑防線

即時 | 2019-07-21 12:16

央視網消息:繼續來看“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系列報道,中央廣播電視總臺《長征路萬里行》移動報道團隊,跟隨紅軍挺進金沙江的足跡,從云南尋甸來到了祿勸,尋找紅軍渡江過程中的感人故事。

7月20日 再走長征路第40天 云南祿勸

1935年5月3日至9日,在7天7夜的時間里,紅軍主力僅靠6只小船,勝利渡過金沙江,擺脫了國民黨幾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取得了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潘濤:這里是云南祿勸,紅軍巧渡金沙江的皎平渡口就在我現在這個位置,大家看,我身后就是金沙江,位于長江的上游,江水表面看上去水流平緩,但下面卻是一股一股的暗流,從這里過去,對面就是四川,四川會理是紅軍北上的必經之路,1935年的5月,渡口過江的唯一工具就是人工擺渡的小木船。

1

然而,紅軍進抵金沙江前,蔣介石就已下令,控制渡口、毀船封江,沒有船如何渡江?在金沙江畔的皎平村委會我們尋訪到了一位叫毛洪銀的老人,老毛的師傅就是幫紅軍渡江的一名老船工,他幫我們回憶起當年的經過。

1

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皎平渡鎮皎平村黨總支書記毛洪銀:這些船都拉到上游去藏起來了,就是船工都走了,紅軍來的時候到了這個地方,就是一片漆黑,只有一個小窗口,看見燈光,紅軍就到那里敲門,這個就是張朝壽(的家),紅軍把情況一講,他們是做什么的,是好人,打富濟貧的。

在張朝壽的幫助下,紅軍找了6條可用的木船和37名船工。渡江過程中,讓毛洪銀的師傅印象最深的就是紅軍嚴明的紀律和渡江的有序。

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皎平渡鎮皎平村黨總支書記毛洪銀:37名船工,他是輪流上船,停人不停船。一號船、二號船,就這么按照這個號出,排起來的,編成號掛在船上,然后就是一號船載多少人,二號船載多少人,它這里就擺布好了,很規矩他們這個。

1

短短幾天時間,這個不一樣的隊伍深深感動著船工們。那時紅軍給養困難,戰士們只舍得喝粥,卻給船工頓頓吃肉。整整七天七夜,在37名船工和紅軍全體指戰員的默契配合下,3萬多紅軍主力安全渡過了金沙江。當時船工和紅軍的一番對話也讓毛洪銀感同身受。

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皎平渡鎮皎平村黨總支書記毛洪銀:紅軍在這里,就問,老鄉,這么大的水,從哪里來的啊,那個楊朝新給他講,這個水很遠啊,它是許多小河,淌到這里就有那么大的水,后來那個紅軍(就點頭說),對對對,就像我們紅軍一樣,隊伍邊走邊壯大。

如今,一座聯通川滇的大橋早已修好,兩地居民徹底告別了靠小船擺渡的生活,但是這37名船工的名字卻永不會被忘卻。為掩護全軍安全渡江,奉命在石板河阻擊追兵的紅五軍團同樣有著偉大而光榮的功績。他們像一個“鐵閘”一樣,緊緊把十多萬國民黨“追剿”軍牢牢擋在紅軍主力部隊之后。

1

追尋紅五軍團的足跡,我們來到祿勸撒營盤一帶,尋找石板河阻擊戰的戰斗遺址。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潘濤:一路翻山越嶺,我們現在終于到達這個山頭的制高點,紅五軍團修筑的兩條軍事防線現在還清楚可見,這是用石頭和泥巴堆砌成的掩體,從這一端過去大概有100多米,剛剛我在這里站了十秒鐘,就有小飛蟲不停地往眼睛里鉆,紅五軍團就是在這樣的險山惡林中與敵人奮戰的。

在崇山峻嶺之中,紅五軍團頑強地奮戰了幾個晝夜,就在要撤到最后一線陣地的時候,總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從江北返回石板河,傳達中央軍委最新指示,要求紅五軍團再堅守三天三夜。面對隨時都有可能犧牲的危險,紅五軍團毅然領命。

1

中共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委黨史研究室主任李迎春:干部、戰士們異口同聲地說人在陣地在,用鮮血和生命保衛黨中央和全軍勝利渡江!正是因為有我們這樣的戰士,就是不怕犧牲,把困難留給自己,把安全留給自己的戰友,那么才保障了這一支部隊,實現了這么一個大的戰略轉移。

5月9日,當接到撤離陣地的命令后,最后一批戰士們才頂著狂風暴雨,一口氣跑了50多公里趕到皎平渡,全部渡過了金沙江。完成渡江后,他們砸毀了6條木船,對尾隨而來的敵人關上了追擊的大門。

1

金沙激流中,既有巧妙的智慧,又有嚴明的紀律,既有感人至深的魚水深情,也有舍身忘我的無畏精神,這些長征故事驚天動地,這些長征精神震撼人心,它們是我們走好新時代長征路的源泉和動力。

講述長征故事 見證信仰力量

即時 | 2019-07-20 11:43

講述長征故事 見證信仰力量(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本報“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掃描

歷史是現實的向導,歷史也總能給人以現實的力量。自6月11日“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啟動以來,本報多路記者跋山涉水追尋革命先輩足跡,深情講述紅軍和人民魚水情深、生死相依的感人故事。在錘煉腳力、眼力、腦力、筆力的同時,通過筆觸和鏡頭讓歷史照進現實,讓人們在邁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的長征路上,堅定信心,凝神聚力。

追尋長征足跡

每一步都在收獲故事和感動,手中的筆不敢停歇

踏著泥濘的小道,瞻仰烈士墓碑;蹚過漫水的獨木橋,采訪紅軍家屬;鉆進狹窄黑暗的山洞,記錄當年烈士犧牲的壯烈場景……

“每一步都在收獲故事和感動,手中的筆不敢停歇。”記者朱磊把參加這次主題采訪活動當成了對“四力”的一次高強度集中培訓,“采訪任務緊張而繁重,在有限的時間里,大家集思廣益,對每一個細節慎之又慎,對每一處文字都要仔細推敲。”

“和眾多媒體同行在同一個新聞舞臺上競技,每一天都感覺像打仗,在‘四力’得到錘煉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了自身的成長;對于黨報記者的初心與使命,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認知。”朱磊說。

在福建、廣東、湖南、廣西等地采訪期間,正趕上持續高溫暴雨天氣。記者薛貴峰和其他媒體同行風雨無阻,堅持到現場,從親歷者與見證者口中了解那段歷史,力求讓自己的報道血肉豐滿。

“我們所經之處差不多都是崇山峻嶺,乘車常常要一上午才能到達一個采訪點,而紅軍戰士當年急行軍有時候一天就是200多里,還要與敵人進行激烈的戰斗。”薛貴峰感慨。

為了讓革命歷史照進現實,薛貴峰和同事們著意以小切口來展現大主題。“在湖南汝城縣,我們翻越兩小時山路,去挖掘一張泛黃借據的前世今生,通過官亨村支書胡炳燈和黨史專家的生動講述,再現了黨和紅軍一諾千金、軍民魚水情深的故事。”薛貴峰說,《借據,63年后兌付》一文見報后被廣泛轉載,收到了良好的傳播效果。

接到采訪任務后,記者劉泰山從廣州驅車300多公里,第一時間趕到粵北南雄市烏逕鎮,尋訪紅軍入粵第一仗的現場。車子停在古老的新田村口,村委會副主任李八斤領著記者,踩著茅草覆蓋的泥巴路,爬上村后一座矮山。當年紅軍偵察連占領腳下這座小山,分頭包抄,一舉擊潰對面修筑工事的敵軍,為后續紅軍大部隊掃清障礙。

“頭上烈日炎炎,周邊熱氣騰騰,兩座小山頭草木掩映,看不出當年兩軍對壘的激戰痕跡,但講起紅軍頑強戰斗、不怕犧牲、愛護群眾的動人故事,村里老人記憶猶新,飽含熱淚。”劉泰山表示,紅軍長征途經粵北的時間雖短,但共產黨人的人民情懷永遠留在了群眾心里。

“追尋長征足跡,見證信仰力量,講述紅色傳奇,是增強‘四力’的好機會。”90后記者劉佳華認為,“再走長征路”,關鍵在“走”,這也是此行最大收獲。在廣西全州縣才灣鎮才灣村米花山下的紅軍烈士墓前,劉佳華采訪75歲的蔣石林老人,聽他講述一家三代守護紅軍墓的故事。訪談結束,劉佳華又主動提出到老人家里坐坐,看看他祖父和父親的遺物;到米花山上走走,看看那些側壁長滿青苔的戰壕;到中學里轉轉,采訪老人的孫子蔣明峰對祖輩守護紅軍墓的認識……“稿子寫好后,我發給當地相關同志看看有無表述誤差,收到的回復是:‘比我們掌握的信息還要多!’”

講好長征故事

前后守望、互相砥礪,才能與歷史共鳴、與現實對話

“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行程已半,本報記者在后人難忘的回憶里追尋歲月的痕跡,在身臨其境的體驗中重溫跋涉的艱辛,用優良作風和優秀作品告慰革命先烈。

“追尋紅色足跡,講述長征故事,說易也易,說難也難。”記者顏珂感慨。易在哪?長征史料豐富,可歌可泣的素材太多,沉下來,走進去,常有震撼,常有感動。難在哪?參加或見證過那段歷史的老人,多已故去,第一手素材不多,細節日漸模糊,如何再現歷史溫度、引發讀者共鳴,是個挑戰。

顏珂來到長征出發地之一的福建長汀縣采訪,這里既有“紅旗漫卷”的榮光,也有“殘陽如血”的悲壯。松毛嶺一戰,蘇區軍民用生命與時間賽跑,為紅軍主力轉移贏得寶貴時間。留守蘇區的革命者,在極其險惡的環境下不屈不撓。死亡面前,他們大義凜然,無怨無悔。在深入采訪挖掘后,顏珂采用以實帶虛的寫法,以信仰為主線,努力找尋堅守者的故事。

“從留守蘇區的紅24師,到英勇就義的瞿秋白、何叔衡,他們在革命遭遇低潮時永不放棄的態度,不正是對信仰最真實可感的詮釋?”由他主筆的《信仰之花永不凋零》一文刊發后,備受讀者贊譽。

采訪中,記者盛玉雷在聆聽動人故事的同時,更注重挖掘背后的意蘊。在他看來,一張發黃的烈士證下掛著孫女的獎狀,這是一種精神的傳承;一條蜿蜒的紅軍小道,今天已是脫貧致富的大路,這是一種力量的重現;孩童齊聲唱響紅歌、老人義務做起講解員,這是一種基因的延續……

“講述長征的故事,需要聯系前后的邏輯。比如,紅色家庭展的一本留言簿,其實就是觀察了解當地紅色記憶的一個窗口;長征親歷者在和平年代的言行,其實就是對紅軍風貌、紀律作風以及長征精神的最佳詮釋。”盛玉雷說,前后守望、互相砥礪,才能與歷史共鳴、與現實對話。

動人的故事先要“動己”,而叩開心扉的往往是細節。打動記者林小溪的感人細節,“是廣東仁化縣城口鎮的一只紅軍碗,80多年過去,包碗的紅布已碎,瓷碗仍完好無損;是一曲《當紅軍歌》,廣東南雄市油山鎮大塘中心小學的孩子們入學聽老師唱,現在孩子們又唱給更多人聽……”在林小溪看來,歷史的洪流總在細節之處留痕,好故事的回音總在細微之處飄蕩。

在采訪行進到粵北南雄市烏逕鎮新田村時,林小溪遇到了李梅德老人,他曾目睹紅軍長征入粵第一仗勝利后的場景。

那天,91歲的老人面對記者有問必答,繪聲繪色講活了軍民魚水情。臨別前,老人站在近千年的榕樹前一再對記者致謝:“你們是為了我們這個村里百姓幸福來的……”林小溪說:“此情此景,終生難忘。古樹與老人,仿佛貫穿古今,就像在腳下坑坑洼洼的鄉村土路上,當年紅軍緊握鋼槍冒著槍林彈雨奮勇前行,帶領人民翻身解放;如今我們手執筆桿迎著暴雨烈日講述紅軍故事,同樣肩負人民重托,家國情懷一以貫之。”

傳唱信仰之歌

在做好每一件小事、履行好每一項職責中見擔當顯品格

心中有信仰,腳下有力量。長征是中國共產黨和紅軍譜寫的壯麗史詩,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中的巍峨豐碑。本報多位記者表示,參加“記者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自身也接受了一次長征精神的洗禮,今后當以實際行動弘揚偉大長征精神,在做好每一件小事、履行好每一項職責中見擔當顯品格。

記者肖偉光在江西于都縣采訪過程中,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在祁祿山鎮金沙村冒雨重走紅軍小道。

“那天剛好大雨傾盆,即使穿著雨衣,鞋子也都被泥水浸濕,這讓我們不禁遙想當年征途的艱辛。小道窄且滑,我們不斷爬坡過坎,一路上不斷有人摔跤。有位媒體同行摔倒時,嘴里喊的是‘啊!我的相機’,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哪里摔疼了,而是自己的采訪設備和肩上的責任。”肖偉光認為,偉大長征精神已經深深融入中華民族的血脈和靈魂,成為鼓舞和激勵中國人民不斷攻堅克難、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強大精神動力。

為了傳唱好長征這首信仰之歌,記者夏康健曾在炎炎烈日下,匍匐在廣西興安縣光華鋪阻擊戰的戰壕里,任蚊蟲叮咬,只為切身感受紅軍戰斗的艱苦;曾在滂沱大雨中,沿著紅軍走過的道路,翻越老山界,只為現場體驗行軍的艱險;也曾在塌方的公路上,冒著危險尋找紅軍烈士的墓碑,只為深情告慰先輩英靈。

讓他記憶最深刻的,是參觀光華鋪阻擊戰遺址。“陣地在一個小山包上,四周平坦,幾乎無險可守,但紅軍戰士硬是和敵人激戰了半天一夜。面對死亡,紅軍戰士從未退縮,只為堅守心中的信仰。”夏康健表示,苦難越多,信仰的歌聲就越嘹亮,“如今,我們已經開始了新時代的長征路,長征精神仍需鐫刻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歷久彌新。”

參加完主題采訪活動湖南段的行程,記者何勇難抑激動,“內心被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一位位英勇壯烈的革命前輩,一組組震撼人心的片段所充盈著、激蕩著,以至于在一次發言中數度哽咽。”

連續多天,何勇和其他媒體同行每天都要到七八個點位采訪,早出晚歸,在湘南的悶熱中寫稿到深夜。因水土不服,何勇其間曾中暑,急性咽炎發作。

“我還是不想放過任何一次采訪,每一次傾聽都是一次心靈的觸動。”走過幾個縣區,何勇也看了一路的紅軍路、紅軍橋、紅軍林、紅軍墓……“這其實是在提示我們,我們這個擁有9000多萬黨員的黨是怎樣走來的,共和國又是從哪里走來的。長征精神必將永放光芒,激勵后人。”

一面紅旗一把刀,將革命進行到底

即時 | 2019-07-18 17:40

“霧鎖高山,哪個尖峰可出?火燒原野,這桿紅旗敢行!”從重慶酉陽出發,沿著蜿蜒的山路驅車兩個小時到達南腰界。一到南腰界,便見牌坊上寫著這樣一副對聯。

南腰界,曾是賀龍率紅三軍駐軍休整之地。第四次反“圍剿”失利后,紅二軍團由兩萬多人銳減到幾千人,被迫退出湘鄂西根據地,縮編為紅三軍。1934年6月,賀龍率紅三軍入駐南腰界,陸續成立了以南腰界為中心,縱橫100公里的17個區蘇維埃政權。在這里,紅軍廣泛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興學校辦醫院、創建地方武裝,度過了湘鄂西紅軍建軍以來最困難的時期。

7月17日,記者來到修葺一新的紅二、六軍團會師廣場,藍天掩映,群山環繞,廣場四周是當地居民新修建的樓房。85年前,這里叫貓洞大田,是紅二、六軍團8000多人舉行會師大會的地方。

1934年10月,經兩月奮戰,任弼時、蕭克等率領的紅六軍團作為紅軍長征先遣隊與紅三軍會合,集結南腰界。1934年10月27日,紅二、六軍團在貓洞大田舉行會師大會,恢復紅三軍為紅二軍團。翌日,紅二、六軍團從南腰界出發,直入湘西,由此煥發新生,成為中國工農紅軍三大主力之一。

革命火種播金甌,紅色基因代代傳。紅軍井、紅軍街、紅三軍司令部舊址、大壩場戰斗遺址……漫步南腰界,革命遺址隨處可見。南腰界革命根據地是武陵山區革命文物體量最大、保存最完好的革命老區。這些遺址和文物完好如初的背后,是南腰界人“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堅守。

一面軍旗、一把大刀,訴說著南腰界群眾堅持斗爭的革命往事。南腰界游擊大隊成立那天,賀龍來到游擊隊員隊列前,把一把柄上刻有“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大刀和一面軍旗交給游擊隊長冉隆昌。紅旗是革命的象征,大刀是革命的武器,用大刀保衛紅旗,將革命進行到底。紅軍走后,土豪、還鄉團們殺了回來,很多游擊隊員和親近紅軍的群眾慘遭殺害。僥幸逃脫屠殺的冉隆昌將紅旗藏在土地廟頂的“水晶宮”里,將大刀用油紙包好,藏在家中梁柱的裂縫中,趁夜逃往貴州沿河一帶打聽紅軍去向。沒趕上紅軍隊伍,他只好隱姓埋名逃往秀山幫人做工,直到南腰界解放。后來,他回鄉將紅旗和大刀一并取出,作為革命文物捐獻給遵義博物館。

《中國共產黨十大政綱》遺跡,見證著風云年代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紅三軍進駐南腰界后,為宣傳黨的政策,紅軍戰士用毛筆在南腰界的四方塔式土地廟粉墻壁上書寫“推翻帝國主義的統治”等十大政綱。紅軍撤離后,南腰界人民為了保留標語,用加鹽巴的石灰水填寫標語,再用黃泥巴、草木灰和鍋煙灰進行涂抹,使標語完整保存。新中國成立后,當地群眾用小刀慢慢刮去薰煙,使字跡重顯,由縣文管所復制修補恢復如初。

如今走在南腰界紅軍街上,沿街群眾依舊說紅軍、話當年。村民劉佐根曾聽爺爺劉心揚多次講過賀龍路過他家銀鋪,請劉心揚修補軍號、打造口笛的往事;酉陽縣文物管理所副所長周天武講述著當年紅軍醫院免費救治百姓,村民們將傷病紅軍戰士接到家中照護的魚水情故事;南腰界鎮副鎮長甘紅光講起紅三軍大壩場戰斗時激情洋溢滔滔不絕;酉陽縣紅色景區管委會主任白明躍對紅二、六軍團會師的細節如數家珍……一個個鮮活的故事仿佛就發生在昨天。記者還在《酉陽文史資料選輯》里讀到這樣一段話:鄉親們并沒有散去,順路的和不順路的全都跟在賀龍后頭,那隊伍好長好長喲……

肖義伍:義務宣講紅軍故事34年

即時 | 2019-07-14 14:40

繼續來看“記者再走長征路”系列報道,中央廣播電視總臺“長征路萬里行”移動直播報道團隊,這幾天一直在赤水河畔采訪。下面,我們一起來看記者從貴州省赤水市元厚鎮發回的報道。

7月13日,再走長征路第33天,貴州赤水元厚鎮。

元厚鎮位于赤水市東南部,這里是1935年1月中央紅軍一渡赤水的其中一個渡口,元厚紅軍渡紀念碑也是赤水河上第一座紅軍渡口紀念碑。

當我們抵達元厚紅軍渡的時候,一群小學生正在這里上戶外實踐課,他們整齊地站在紀念碑前,聽講解員講四渡赤水的紅軍故事。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同學們,這個地方就是當年紅軍長征四渡赤水一渡的地方,紅軍在我們元厚期間,整個6天時間,人民軍隊和我們當地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魚水情關系。

給小學生們做講解的這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叫肖義伍,今年已經69歲了,雖已年近古稀,但只要一講起紅軍故事,他整個人都充滿了熱情。

實際上,家就住在赤水河邊上的肖老,從1985年就開始做紅軍故事義務講解員了,這一干就是34年,中間從沒間斷。而提到肖老與紅軍故事的淵源,得從他的舅媽聶永珍救治兩位紅軍戰士說起。

1935年1月,在土城青杠坡戰斗中負傷的紅軍戰士成百上千,當時肖義伍的舅舅和舅媽正好碰到其中兩個傷員,就悄悄地把他們藏在一個燒炭的廢舊窯洞里。舅媽的父親是草藥醫生,他們就一起合力救治了這兩位紅軍戰士。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為兩位紅軍傷員取出了子彈,并且他(舅媽的父親)又自采自制外敷內服的藥,來一次就留下三至五天的藥,由我的舅舅、舅媽每天晚上給紅軍送,送藥送飯,一直20多天,我們兩位紅軍傷員基本痊愈。

新中國成立后,肖義伍的舅舅和舅媽才聽說,他們當年救的那兩位紅軍戰士,其中一個是朱德的警衛員。上世紀七十年代,朱德的女兒朱敏重走長征路,特意來到元厚找到肖義伍的舅媽,代替老紅軍向她表達感激之情。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根本不知道(救的是朱德的警衛員),這是后來朱敏大姐到我們元厚來訪問的時候才講的,從小給我們灌輸(講)的都是她(舅媽)怎樣救紅軍,敵人、衛保長、大地主曾經幾次追問逼迫,叫我舅媽他們交出紅軍傷員,我們舅媽根本(不聽),兩夫婦堅強,愛憎分明,愛紅軍、恨敵人,就是這樣的。

在采訪的最后,肖老告訴我們,他在五年前被確診為膀胱癌,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他繼續做義務講解的信念。今年初,元厚鎮政府幫他成立了肖義伍紅色宣講工作室,在肖老的帶領下,更多年輕人來到這里,學習講解知識,傳頌紅軍故事。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革命戰爭年代老一輩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換來今天),共產黨初心就是為人民服務,所以我樂意傳承我舅媽他們的這種思想精神,時間在變,我的年齡在變,但是講紅色故事的思想不變,只要我能夠講一天,我就要把紅色故事代代地傳承下去,把長征精神傳承下去。

時間在變,年齡在變,講紅色故事的思想不變。正如肖義伍老人所說,紅軍故事、長征精神永不過時,我們宣講紅軍故事,就是要把不忘初心、艱苦奮斗的精神傳承下去,在新時代走好我們每一個人的長征路。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百名紅軍用生命捍衛人民至上

即時 | 2019-07-14 09:42

央視網消息(新聞聯播):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長征先遣隊紅六軍團行進到貴州石阡,一場悲壯的戰斗在困牛山打響。百余名紅軍戰士寧死不做俘虜、寧死不傷百姓,做出了縱身跳崖的壯舉,譜寫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感人故事。

困牛山三面被河谷包圍,山體狹長,地勢險惡。當地人說,牛到這兒也會時常迷路,因此得名。在這里,我們找到了跳崖幸存紅軍陳世榮的后人。

1934年8月,陳世榮跟隨紅六軍團離開湘贛根據地,開始西征。當進入貴州石阡境內時,部隊陷入國民黨24個團的包圍中。10月16日,為粉碎敵軍的圍追堵截,十八師師長龍云決定帶領五十二團的800多人,用自身當誘餌,將敵人引到軍團主力轉移的相反方向。

在困牛山,紅軍組織了多次小規模的突圍,最后還剩下陳世榮等百余名戰士堅持戰斗。而此時,敵軍居然把當地老百姓推到最前線,充當擋箭牌。

眼看著敵軍趕著老百姓一點點靠近,紅軍戰士無法把槍口對著他們繼續戰斗。面對步步緊逼,陳世榮和戰友們退到了山坡的盡頭,那是一處二十多米高的斷崖。退無可退,但與敵人拼命又會傷及百姓,怎么辦?

戰士們砸爛了手里的刀槍,義無反顧跳下了山崖,用他們寶貴的生命,換來了8天后軍團主力的成功會師,也譜寫下長征中驚天動地的英雄壯舉。

在跳崖過程中,有十多位戰士被樹木攔住幸存下來,陳世榮就是其中之一。村民把他收養在家中,認作親人。陳世榮也隱姓埋名,把軍號藏到了山谷,直到解放后又找了回來。2001年,陳世榮老人在石阡安詳離世,這把見證了困牛山血戰的軍號被“紅軍長征在石阡”陳列館保存。

2002年,貴州省組織多名黨史研究者,歷時一年多調查考證,終于揭開了困牛山當年的那段壯舉。百名紅軍英勇跳崖,用生命捍衛人民至上的故事將被永遠銘記。

黎平,紅軍在這里改變戰略方針

即時 | 2019-07-08 20:18

新華社貴陽7月8日電 題:黎平,紅軍在這里改變戰略方針

新華社記者朱超、李黔渝、張瑞杰

游客在黎平會議紀念館里參觀(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楊文斌 攝

飛檐翹角,庭院座座,廟堂館署,鱗次櫛比……走進有著600年歷史的黎平“翹街”,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建筑群讓人有“穿越”之感。

再走長征路的記者一行,近日來到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縣。正是在這一黔、湘、桂三省區結合部,召開了紅軍長征以來首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黎平會議是一次關系紅軍命運、中國革命前途的重要會議。”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著的《紅軍長征史》中寫道。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偉大轉折的起點”

翹街因兩頭高中間低、形似扁擔而得名,如今商賈云集,店鋪林立。在街心地勢低處,一座造型考究的徽派建筑上書“黎平會議會址”,對面的“江西會館”舊址現為黎平會議紀念館。從紀念館正門拾級而上,一行紅色大字“偉大轉折的起點”映入眼簾。

據《紅軍長征史》記載,1934年12月12日,中央幾個主要負責人在湖南通道縣境內召開了非常會議。毛澤東提出紅軍必須西進貴州,避實就虛,尋求機動,在川黔邊創建新根據地。

當日,中央紅軍依照中革軍委命令,突然改變行軍路線,轉兵貴州進入黎平。“通道轉兵”讓紅軍暫時脫離了險境。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在《長征行》中寫道,通道會議只解決了當時“萬萬火急”要立即解決的進軍路線,并未解決戰略方針的分歧。

這是在黎平會議紀念館拍攝的還原軍民加工軍糧場景的塑像(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思維 攝

“為了改變博古、李德原定的戰略方針,在政治局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大多數同志,要求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中央紅軍的戰略方針。”《紅軍長征史》記載。

12月15日,紅軍攻占黎平城。3天后,黨中央召開政治局會議。這距紅軍以傷亡慘重的代價渡過湘江已過去半個月。受“左”傾冒險主義危害,中央紅軍長征出發以來屢受挫折,由8.6萬人減至3萬余人。

黎平會議會址就選在翹街中間的“胡榮順”店鋪。這棟始建于清嘉慶元年的徽式建筑占地800多平方米,分前后兩進,四周封火墻圍砌,店鋪以及周恩來、朱德辦公室兼住室保留了當時原狀,現在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店鋪旁邊是德國傳教士郁德凱開設的福音堂,當時這里有博古和李德的居室。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則住在翹街另一頭一位清朝進士的宅院里。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游客在黎平會議會址前參觀(7月2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實事求是,獨立自主

據黨史記載,黎平會議由周恩來主持,開了一天一夜,爭論十分激烈,最后接受了毛澤東的正確意見。

會議通過了《中央政治局關于戰略方針之決定》,明確指出:“政治局認為過去在湘西創立新的蘇維埃根據地的決定在目前已經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適宜的。”“政治局認為新的根據地區應該是川黔邊區地區,在最初應以遵義為中心之地區,在不利的條件下應該轉移至遵義西北地區。”

黎平會議紀念館副館長易同軍說,當時蔣介石已經斷定中央紅軍欲北上湘西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并且調集重兵,布下“口袋陣”。如果按照博古、李德的原計劃行軍,這可能讓剩下的3萬多中央紅軍全軍覆沒。

他說:“黎平會議確定了新的戰略行動方針,為中央紅軍指明了前進方向,也為遵義會議完成偉大轉折打下了基礎。”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這是黎平會議會址一景(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思維 攝

石仲泉認為,黎平會議是中共中央從江西中央蘇區突圍出來之后召開的第一次政治局會議。它第一次否定了博古、李德頑固堅持的使紅軍遭受巨大損失的錯誤戰略方針。它第一次結束了從1931年11月贛南會議以來長達三年時間內毛澤東在中央受排斥的地位。

他指出,這決定了黎平會議是以遵義會議為偉大標志的系列會議中的第一次重要會議。

紀念館一面墻上寫著這樣的話:黎平會議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它給人以深刻的啟示,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實行民主集中制;實事求是,獨立自主,一切從實際出發;敢闖新路,敢于突破,敢于勝利。

易同軍說,一部紅軍長征史告訴我們,只有立足實際、獨立自主開辟前進道路,才能不斷走向勝利。這對于我們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有著重要意義。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這是黎平會議會址一景(7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王思維 攝

1  2  3  4  


編輯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網站公告 | 法律顧問
國新辦發函[2001]232號 閩ICP備案號(閩ICP備0502204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35120170001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閩網文〔2019〕3630-217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移動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證號:131057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閩)字第085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閩)字1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閩B2-20100029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閩)-經營性-2015-0001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擁有東南網采編人員所創作作品之版權,未經報業集團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傳播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1-87095151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全國非法網絡公關工商部門舉報: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
第54期绝对一肖两码中特